• 010-85893575

这个给LV、Dior做花艺的设计师,将一间旧房子改造成了桃花源

日期:2017年7月21日 16:49

 

真正的 “美” ,就是活得 “自然”,

 

一个懂生活的人,看到的皆是 “自然”。

 

在台北有一处这样的桃花源,这里的自然之美能让人忘却都市里的烦恼,让人去了就流连忘返。

 

 

有人会不远千里专门来这里拍照,这其中就包括刘若英!即使只是在这里坐坐,都会觉得生活十分悠闲自在。

 

 

来到这里的人,有人会花一下午时间在这里浮生偷得半生闲,一个人窝在沙发里静静的看书。

 

 

这片在深山的桃花源改建者就是——凌宗湧,台湾首屈一指的花艺大师。

 

看过他插花作品的人,一定会有这种感觉,仿佛置身于大自然之中。

 

 

他的风格别具一格,每一件作品都透露出原始生活的美学。他心中一直尊崇着自然,所以他创作的花艺能够散发出生机。

 

在他开了自己的花艺工作室——CN Flower后,连男神张震也亲自登门邀请,让他来操办自己的婚礼花艺。

 

 

即使现在的他成为了LV、Dior御用花艺师,他仍然听从自己的内心,他说:“自己做花艺,并不是想创造一个自以为是的商品,而是希望花可以传递情感。”

 

 

这也和他曾经的经历有关,那时他只是在台北做着送花小弟,但工作的**天他就体验到了花艺和人的感情、际遇是相通的。

白天的时候他给准备求婚的顾客送花,见证了一对新人的幸运美满。没想到夜晚就被派到空无一人的殡仪馆去送花。

 

 

这样的反差让他认识到花的温情,花艺既要陪伴人们度过各种喜庆愉快,也会伴随人的生老病死,包含着丰富的情感内涵。

 

这让他更加全面的看待花艺,他也真正的开始热爱这个行业,两年的时间里,他就从助理慢慢成为了花艺师,后来又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。

 

在这个过程里,他从不局限自己的发展,一次在欧洲的花展上,他发现了自己的问题。

 

“看到别人的创作过程,我发现我对花艺的认识太有限了,从前过于纠结造型。”

 

 

于是他就辞职放弃上好的薪资,住进了当地的花艺园,通过走进当地人的日常生活,以最直接的方式感受花艺的质朴、原始的生活美学。

 

在这里,他发现:“他们不会在意花卉的种类或价格,即便售卖的是没有来历的野花,只要入眼,他们也会买回去装饰自己的居室。”

 

他也被这种最原始的花艺所深深的感染,自然而然也成为了他今后做花艺的准则。

 

这种简单纯粹,顺应自然的花艺风格,也成为了他特有的标签。

 

 

对花艺所尊崇的自然之情,也体现了他对生活的态度,那时他就独居于汐止3000平米的山谷,家中独享私人瀑布、露天淋浴、溪流泳池,也独自品尝深夜与风雨。

 

如今那里成为了台北著名“食养山房”所在地,爱好茶道之士流连聚会的地方。

 

后来他认识了他的太太Ivy Chen——毕业于纽约Parsons学院摄影系的摄影师。

 

俩人堪称天作之合,他创作花艺作品,她能将每一份花艺的美都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
 

 

俩人顺理成章的结婚了,在婚后因生活考虑就离开了汐止山谷,搬往了台北。

 

在台北工作行程满档,不断接到邀约满世界的到处跑,这样的生活虽然充实,但他心里却一直有个声音:渴望再度回归到山中的生活。

 

后来他就在网上看到了一幅如水墨画般的房子,这就是他心中的东方之美。

 

 

正好房子的原主人水墨画家李承宗因为年纪大了,只能下山去住,于是他就接手了这个位于九份山上三十多年的老屋。

 

因为他不是专业的室内设计师,所以在接手老屋后,他花了近两年的时间来布置它。

 

在改造老屋时,他也困扰过,究竟怎么设计,直到他妻子的一句“你究竟为谁而做?”让他突然明白过来。

 

于是乎他就按照自己的想法来:我并不在乎人们看明白它,只要住在里面舒适就好。

 

他屋内的设计也像他的花艺般,表现的都是生命的丰满。

 

他**次在国内亮相是为杭州富春山居定制花艺,运用的都是山里随处可见的松树枝、檵木、杜英以及“山归来”的野果实,

 

夹杂枯枝、野草、青苔、木炭,这些都成了他花艺作品美丽的延伸。

 

 

 

他不仅是一个崇尚自然的花艺师,更是能将日子过成诗的“艺术家”。

 

只因他一直就坚信:真正的 “美” 就是活得 “自然”,一个懂生活的人,看到的皆是 “自然”。

 

 

生活的美就在那里

 

只是等待着你去发现

所属类别: 花艺资讯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